博客日记

我无用的影子是我最珍贵的保护色:张耀升谈《失去影子的人》

我无用的影子是我最珍贵的保护色:张耀升谈《失去影子的人》

「如果有人拿取之不尽的金币,想和你交换你的『影子』,你愿意吗?」

经典也青春第九讲讲座再次邀请到小说家张耀升,以「我无用的影子是我最珍贵的保护色」为主题,谈论十九世纪德国文学史上重要的奇幻作品《失去影子的人》。究竟失去影子,对于一个人的生活会有什幺重大的影响?以「魔鬼交易」为主题的作品如此多,《失去影子的人》为何能够成为经典流传至今呢?

《失去影子的人》主要描述主角彼得·施雷米尔在一场富人聚会中遇见了神秘灰衣人,在聚会上,灰衣人总能从他衣服口袋中拿出各种神奇道具来满足所有人。施雷米尔在一旁既好奇又恐惧地观察着灰衣人,没料到灰衣人也注意到他,并且拿出了一个永远有拿不完的金币的常满钱包,来与他交换他那无用的影子。施雷米尔抵不住诱惑,也想不到拒绝的理由,便与灰衣人交换了。只是没想到这一换,他再也不被人们当作「人」来看待……

不同于张耀升在经典也青春第三讲讲座中,以「故事主题」的角度来谈论《母亲》,此次他改以「人物」做为切入点,分析主角施雷米尔在每一章节中,所面临的慾望、阻碍以及冲突是如何影响他的每一个决定,进而导致故事走向最终结局。「《失去影子的人》是部篇幅小,非常有趣也相当好阅读的经典,但也因此很容易忽略掉当中的细节。」

乍看之下,《失去影子的人》的故事合乎魔鬼交易的必然公式:在美梦成真之时,享尽各种好处并且沈浸在其中,但当你攀上喜悦高峰后,也正是魔鬼露出邪恶真面目的时候。

「魔鬼交易」无论在诗歌、小说、戏剧,或是电影上,至今仍是个历久不衰的主题。张耀升更进一步提出「魔鬼交易」之所以如此吸引人,其最大的原因便在于它往往是人们多重慾望组合的一种表现,而这些慾望主要包含以下四种:自身能力翻转(包含财富、才能、面貌等)、阶级逆转、纯粹享乐以及摆脱道德束缚后,获得败德的快感。

然而有趣的是,当你真正细读完《失去影子的人》,你会讶然发现施雷米尔在失去影子之后,其实并未因此失去人格与人性,也没有因为获得取之不竭的金币后,造成阶级的逆转,或是开始无止尽的享乐、抛下道德束缚而为所欲为。《失去影子的人》不按牌理出牌地跳脱了既定的「魔鬼交易公式」,或许也正因如此,显现了此书的不同之处,使它在百年之后,能够成为经典,甚至成为许多国家的儿童必读读物。

当失去影子不代表失去灵魂,也未造成施雷米尔任何身为人应有的行为与能力的损失时,那幺影子其实根本就能被视为盲肠、鸡眼、智齿般的多余之物。既然如此,书中的社会大众又为何要对于施雷米尔将多余之物交换财富的行径如此害怕与唾弃呢?

「其实自从施雷米尔与魔鬼交易出卖影子后,书中便不断以各种方式强调着『失去每个人都应该要有的影子的人,就不是正常人』。」张耀升解释道。若以现代语境来解释施雷米尔所面临的状况的话,便是「有什幺是与人品、性格、灵魂无关,却能左右我们对其他人的判断?」

「答案就是『歧视』。因为『你和我不同』,你便是不正常、无法被接受!」张耀升表示当你将影子替换成种族、性倾向、社会阶级等等时,你定能真切体会到施雷米尔所遭遇的社会大众的舆论,这些舆论否定了施雷米尔的存在,否定了他所有的善行。在被全世界排挤的情况之下,施雷米尔最终只能逃,选择成为一个居无定所、到处流浪之人。所幸他在得到七里靴后,也重新在被排挤的人类社会之外找到了新方向——投入不会排斥没有影子的他的自然世界之中,成为了一名杰出的植物学家。

一位读者在讲座最后回馈时,不禁讚叹道:「耀升总能为经典提出一个非常独特、全新的观点,乍听可能会觉得而这些观点同时又能够自圆其说,完整阐述一个脉络来,觉得相当佩服!」张耀升则表示:「在阅读经典时,就算违反作者原本用意也没有关係,重点在于用现代角度来解读,使自己的大脑动起来、去思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方式,在自我讨论、寻找到自己阅读该书的逻辑与解读的同时,也正是创造出文学多重的可能性。

 

《失去影子的人》 from Readmoo电子书

相关文章